涢水网——安陆最有爱的网络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安陆洪山有幸埋忠骨

2019-11-3 23:32| 发布者: 安陆生活帮-徐帆| 查看: 36| 评论: 0|原作者: 安陆生活帮-徐帆

摘要: 洪山有幸埋忠骨一国庆长假第三天,大哥回老家安陆洪山了。我们兄弟俩开车在附近转了转。出洪山街往西,顺着武马岭下坡,就到了洪山村六组。这个小村子叫鸡虱子湾,为什么叫这个名?言其小也。重来鸡虱子湾,感到十分 ...
洪山有幸埋忠骨
国庆长假第三天,大哥回老家安陆洪山了。我们兄弟俩开车在附近转了转。出洪山街往西,顺着武马岭下坡,就到了洪山村六组。这个小村子叫鸡虱子湾,为什么叫这个名?言其小也。
重来鸡虱子湾,感到十分熟悉和亲切,同时,心情也变得庄重起来。这里,是我初中同学王爱林的老家,初中毕业有几年,我去他家拜年,还住过几晚。爱林带我去湾子附近玩过,我小学班主任、教语文的马家华老师就住在隔壁湾。
我想说的,是爱林家屋后的陈焕烈士墓。


初中有两年的清明节,洪山中学组织学生扫墓活动,就是去的鸡虱子湾。记得有一个叫张从奎的老革命跟我们讲烈士陈焕的革命事迹。随后学生代表发言,然后排队跟烈士默哀致敬。记得烈士墓是用水泥砌成的一个圆坟,像个大馒头。坟前有一块碑,碑上刻有红五角星和烈士名字。扫墓结束,步行回校,一路春风骀荡,麦青花黄,很是快乐。
今次与大哥重来,发现鸡虱子湾也已面目全非。湾子本来就小,目今只有两三栋房子空着,不知道住了人家没有。爱林常住东莞,早就搬走了。
我们把车停在路边,一眼就看到坡下升腾如焰、苍翠如柱的柏树,灰白色的烈士坟被草木遮掩,露出一角,不仔细看还发现不了。从坡上跳下来,从收过的花生地里走过,扒开杂草,来到坟前瞻仰。发现了烈士墓前竟然竖着两块碑,印象中,是只有一块的,这是怎么回事?




两边的柏树遮挡了光亮,碑文有些暗,凑近才看清楚,原来右边是陈焕的,左边不知是谁的。陈焕烈士碑比二十年前看到的更加老旧,石纹龟裂,黑而斑驳,正中一颗五角星和文字的红漆都褪色了。我们拂去草屑和灰尘,看清了碑文,中间刻的是:“革命烈士陈焕同志之墓”。左边落款:“一九五七年四月一日安陆县人民委员会立”。右边碑文无标点,句读如下:
“陈焕同志,湖北省红安县人,中共正式党员,红军干部,在抗日时期任我京安应指挥部指挥长,坚持敌后斗争,不幸于一九四四年五月一日在京山翟家庙战斗中光荣牺牲,特建碑铭以志纪念。”
左边一块石碑,青灰色的,正中楷书,写的是:“先母刘琦之墓。”左边落款为:“女陈文林、徐希林”,其后有婿、孙、重孙等多人名姓。左边是:“立于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。”
在碑座底下,隐约还有一行字,碑座底下的草叶挡住了,扯去杂草,拂去落叶,才看清楚了写的是:
“这里长眠着——一对分别五十六年后相聚的革命伴侣。”


原来,左边是陈焕烈士的夫人刘琦的墓碑,立碑人是她的两个女儿、两个女婿、三个外孙和一个重孙。仔细查看了一下,刘琦碑后面的陈焕墓,墓表水泥有打开又糊上的痕迹,这应该就是刘琦骨灰存放之处。
现在的陈焕烈士墓,是陈焕和夫人刘琦的夫妻合葬墓。
我围着烈士墓转了一圈,再看刘琦墓碑下那一行字,不禁非常感动!一对革命伴侣,分别五十六年才终于在另外一个世界相聚,他们同穴长眠,再也不会分开了!常言道“生离死别”,他们却是“生离死聚”,56年,半个多世纪的离殇,才终于等到与爱人的相聚,这该有多么漫长而痛苦的思恋与多么坚定执着的情感才能做得到啊!


我蹲下来把那行字周围的草屑泥土细细清理干净,扯去挡着墓碑的几棵杂树,良久无言。那行字是手写体,比较娟秀,可能是她女儿们写的,但更像是刘琦生前自己写的。我想,当她写下这行字的时候,内心一定是欢喜的,就如同给遥远的爱人写下一封情书、立下一个盟约。我甚至想,当她死时,她或许并不感到痛苦,也许更多的是欢喜,她苦苦煎熬了56年,终于可以和朝思夜想的人团聚了!死去,才能相会相伴相守,死,在她那里或许是甜蜜的,那是她盼望已久的节日吧……
这只是我一时感情激动的想象。我注意到,给她立碑的两个女儿,有一个叫“徐希林”,不随父姓陈,也不随母姓刘,有一种可能是刘琦女士改过嫁,或许与徐姓男士育有一女。死者已矣,活者还需要活,活的人更艰难,何况刘女士还要抚养烈士遗孤。如果我的推测无误,这也并不会冲淡刘女士与烈士的情感浓度,绝不会减损我对这一对革命伴侣的尊崇之情!
陈焕烈士墓周围是庄稼地,种过棉花和花生,收获后的土地袒露在强烈的秋阳下,散发出土壤与草木成熟的气息。一对伴侣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下长眠,但愿他们安详,他们欣悦。
我对这一对埋葬在我老家山坡的革命伴侣产生了兴趣,可是搜遍了网络,得到的信息不多。关于陈焕烈士的资料,查《安陆抗战资料》,记载寥寥,幸而中国军网“英烈纪念堂”、信阳党史网、光山县近现代人物介绍三个网站上搜到,但这三篇文章内容完全一样,都是出自胡传志先生之手。文章对陈焕烈士的介绍比较简略,细读之后,对比碑文,产生了几个疑问。试析如下:
一是烈士的籍贯问题。碑文说陈焕是湖北红安人,胡传志文中却说他是光山人。这跟许世友的籍贯一样,到底属河南新县还是湖北红安?这是由于行政区划改变而导致的不同说法。红安说和光山说,都对。
二是烈士的卒年问题。碑文上写的是1944年5月1日,可胡文上写的是1945年6月29日,哪个对?胡文明确说陈焕烈士34岁去世,他生于1911年,我觉得1945年牺牲更准确。
三是牺牲的地点与死因。碑文说是在京山翟家庙战斗中牺牲,胡文写的是在“安陆西南的翟家庙附近”,看来牺牲地点区别不大。对牺牲的经过,胡文写道:
“1945年6月28日,已担任中共京安县抗日指挥部指挥长的陈焕,奉命率部打击在京安罗庙、田店一带捣乱的国民党顽固派许佑祥部。次日拂晓,当陈焕带领战士在安陆西南的翟家庙附近与许部激战时,不料巡检司的一股日军突然从背后袭来。战斗中,陈焕中弹牺牲,时年34岁。”
我父亲转述了一个民间版本,这是洪山街上原新四军老战士张从奎生前的讲述:当天,翟家庙战斗结束,次日早上吃饭,忽然哨兵来报,说巡店的日本人来了。陈焕放下碗,到村口举起望远镜查看敌情,没想到一颗冷枪射来,但他当时没死,转移到洪山村鸡虱子湾才牺牲的,在部队安排下,当代老百姓把烈士就地埋葬了。


后来,我搜到了孝感地区1984年编纂的《孝感英烈(第一辑)》,其中有陈焕的画像,还有刘琦写的一篇文章《碧山涢水悼英雄——怀念陈焕同志》(安陆白兆山、府河又名碧山、涢水)。为了这一篇文章,我从孔网里把该书买了下来。这篇文章记述真实,饱含深情,对烈士的生平事迹与牺牲经过记载生动详实,陈焕其人如在眼前,并且,对她与陈焕的感情描写尤其动人!




刘琦这篇文章信息量大,关于我家乡安陆桑树的时代风云多有记载,作为一个本乡本土的桑树人,读来既感到陌生和新奇,又感到熟悉和亲切。原来,在抗战时期,桑树一带是我党、国民党、日军、伪军、土顽、游杂等数种势力拉锯的地方,打来打去,老百姓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、苦不堪言!
刘琦对陈焕的牺牲经过记述不详,但定格了鲜活的历史现场。1945年6月28日,中共京安县委在鸡虱子湾召开会议,刘琦特意赶去看望他,还做了点菜,那天晚上,陈焕怀抱小女儿陈文林,兴致很高,享受了战火中小家庭难得的“天伦之乐”。第二天拂晓,陈焕带队出发。等刘琦从另外一个村所在的干训班上课回来,听到西北(翟家庙)传来激烈的枪声,她心怀忐忑,赶到村口,就看见警卫员小肖哭着跑回来,告诉刘琦:“部队遭到敌伪顽的夹击,指挥长掩护部队突围,不幸中弹牺牲了!”等她来到鸡虱子湾,她看到稻场上围满了人,有的拭眼泪,有的咬牙切齿地骂国民党匪军。她写道:“他平躺在担架上,盖住黄军毯,半闭着已经失去了光亮的眼睛……”

我还查到了2015年8月24日人民网的一条消息“民政部公布(全国)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”,陈焕烈士赫然在列!这条官方资料写的是:“陈 焕(1911—1945) 新四军第5师兼鄂豫皖湘赣军区京安指挥部指挥长”,这更加明确了陈焕的卒年,应该是1945年,不是碑文上的1944年。而且,职务应该是“新四军第5师兼鄂豫皖湘赣军区京安指挥部指挥长”,不是碑文上写的“京(山)安(陆)应(城)指挥部指挥长”。
顺着人民网的那则消息,又查到了2014年“民政部公布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”,第二批公布600名。(之后再未公布)。从这些资料可以看出,陈焕是进入到国家层面的900名抗日烈士之一,是碧血长天、青史留名的革命烈士!




可是,陈焕烈士墓保存现状并不太理想,甚至比我初中扫墓时更显衰败。烈士墓周围杂草乱木丛生,墓碑和坟茔水泥老化,碑上的字很难辨认。我觉得这是与陈焕烈士的革命贡献和历史地位不相匹配的。据说安陆市在大力发展红色旅游,桑树的“柏树黄惨案”与杨威被捕处、陈焕烈士墓,已列为一条旅游线路进行了整体规划,这很好!旅游给人看的不仅仅是名山大川,更应该展示当地的历史文化,包括红色文化。希望能尽快将陈焕烈士墓列为“安陆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来进行重点保护,以便更好地弘扬烈士精神、更好地教育后之来者。
我和大哥徘徊多时,不觉斜阳依依,日暮时分,秋景萧索,烈士墓显得有些荒凉寂寞。不过我想,烈士是不寂寞的,有他的夫人长相厮守,阔别56载,该有多少话语要相互倾吐啊!这一对来自外乡的革命伴侣为了我的家乡而奉献而牺牲,作为一个本地人,我们心生谢意;对为了民族和国家而奉献生命的陈焕烈士,我们更深表敬意!洪山有幸埋忠骨,英名长留天地间,陈焕烈士永垂不朽!
2019年10月4日,安陆洪山街,10月9日修改于黄州遗爱湖畔。


(来源: 丹青引凤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